亲爱的党国,我想对你说……

肏!你!妈!!!(消声
感谢政府,感谢党。感谢和谐社会。
不知道我想说什么?
嗯,我也不知道。
我更不知道我能说什么,敢说什么。
为了应景换个草泥马模板。
海德格尔说我们唯有认识黑暗,才能找到光明。
已然如此黑暗,光明快来了吗?

又是囧梦

又做了囧梦,真有趣啊真有趣。掐掉开头,只说当间和结尾。
全球异变,大街小巷都在传说外星人要来地球了。最近也常常在报纸上看到卫星拍摄的世界各地形状怪异的云朵。在这人心惶惶的时候我却和朋友一起去山区郊游。
我们坐在山坡上一边吃东西一边聊天,真是好不惬意口牙~抬头看着蓝天白云多少烦恼也抛诸脑后了~就在这时,天上的云却出现了奇怪的变化,短短几秒钟就从无序的形态变成了两座华表,比天安门前的那两座还要华丽壮观数十倍。我顿时被这奇妙的景象吓住了,指着天空大喊快看快看,朋友也纷纷向天空望去。这时候云开始变化,山上其他游客也纷纷驻足向天空望去,周围一片骚动。
接下来云又变成了长城、兵马俑、长颈鹿等等形状,每一次都是只用短短数秒就成形,每次画面细节还原度都非常之高。
其实这个现象的来历我们都心照不宣,却不敢说出。云不可能偶然形成这些形状,凭地球的科技也根本不能操纵云到这个程度,这是外星人向我们发出的讯息。早就知道各地都在发生这种事,而这次终于轮到了我们的城市。想到拥有如此发达科技的外星文明此刻可能就在地球的某处潜伏我心里就生出不可名状的恐怖。
这时云依然在变化,时而幻化出莫扎特贝多芬等古典音乐家的头像,时而变成图腾般的符号,时而是爱因斯坦牛顿达尔文等伟大科学家的头像。就在这些图像消失之后,又一组图像开始出现了,这组图像不像地球上的任何物体,一开始是一个有两行八个眼状物的圆形,后来圆形下又慢慢出现类似身体、尾巴的部分。我心里咯噔一下,莫非这是外星人在向我们展现告知他们的样貌形态?然而尾巴的部分刚刚出现,眼状物突然“闭上”然后和圆形一起消失,剩下的躯干变成了一个小岛,上面突然出现唐老鸭在钓鱼的画面。周围人哈哈大笑,外星人还挺有趣的,如果是这样的外星人应该是善良的不会伤害我们。
但是不知为什么,我的恐惧感却更加强烈了。天上的云依然在变形,现在是飞机汽车之类的文明造物。天色渐暗,远处的天边却射出强光。接下来是什么形状?怀着深深的恐怖眼却被千变万化的云吸引不能离开天空。
突然一阵音乐响起,他娘的手机响了。梦虽没完结,但是没后续了。

阑尾切除(伪

没傻A,也没傻C,傻B了。这结局教人泪目却不是因为感人。狗血和煽情是对形影不离的好姐妹,一路并肩走过,希望你们以后也要快乐哦。

囧梦

双胞胎姐姐(并不存在的人物)被魔法变成了臭虫,听说只有一个魔法组织才能解开这个咒语。时间紧迫不容迟疑,于是我踏上了纠结救姐之旅。既怕她乱飞又嫌臭虫脏找了个保鲜袋把她装了起来,但又怕姐姐憋死,于是在袋口留出空隙后小心翼翼地抓着塑料袋袋口然后出发了。
一路跋山涉水走泥洼略。快到目的地的时候发现了一个食品杂货店,店门口还贴着冰棍儿的广告。在广告的诱惑下突然很想吃冰棍。于是就把姐姐给忘了,光顾得买冰棍儿保鲜袋撒手臭虫飞走。
臭大姐姐丢了,大事不好。三口两口吃下冰棍儿(还吃冰棍儿?嘛~反正是梦)就找臭虫。找来找去在卖麻糖的柜台上发现一只臭虫。根据失踪时间推测应该是姐姐,赶紧抓住放回保鲜袋。
因为发生了这种事我再也不敢耽搁,一路狂奔来到魔法师组织。
到达之后我向负责人说明了原委,他们答应帮我解除咒语。我拿出臭虫给他们看,却发现这一只只是普通臭虫根本不是我姐姐。魔法师们告诉我如果24小时内不解除咒语的话姐姐就会变成真正的臭虫。听到这话我顿时麻爪。这时魔法师们说还有一个方法,就是大声呼唤姐姐的名字,如果她还保有人类的意识应该会飞过来。于是我转身出门呼唤着姐姐的名字(不存在的人怎么会有名字……),魔法师们也纷纷出来帮忙。喊了好久都没有反应(臭虫太小谁也看不见)。眼看24小时就要到了,这是有个人从组织的屋子里跑出来说找到了,叫我们去看。我们赶紧跟过去看见一块纱绷子上有个小黑点,走近一看正是我姐姐(啊哈哈……)。“你姐姐还没完全失去作为人类的意识”一位法师对我说。太好了;w;
然后法师施法破咒姐姐恢复人形。可喜可贺的大团圆结局之后,我醒了。

又见周老虎

去年演了一年打虎,今年开年大戏就来个捉放曹。坐看他们如何收场。
08 | 2017/09 | 10
Su Mo Tu We Th Fr Sa
- -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no voice
Karosui
一闪念

Kocopelli

Author:Kocopelli
狠斗私字一闪念,灵魂深处闹革命

news
menu
punimal
Links
QR code
QR